分隔banner
位置:首页>行业资讯>正文

青岛按摩:独自闲行独自吟梦里云归何处寻

更新日期:2017-4-2 16:04:50 属于:行业资讯

一读便喜欢上了这种缅怀时的忧伤,这便是我与他的初识。一眼,便是沉沦。纳兰容若,这个儒雅俊秀的公子,这个饱览群书的智者,很多时候我更喜欢称呼为纳兰。纳兰,活在五味陈杂世,罕有菩提明镜心。看多了他的诗,遗憾最多的便是他午夜梦醒时思念亡妻卢氏的迷茫、怀念和忧伤,在当时封建的社会,高官贵族的婚姻大多拿来交易,少有心上人终成眷属,即便能和爱人相厮相守,又因天灾人祸,鲜有美满结局。

时光如此冷漠,云淡风轻的夺走,又漫不经心的抛却,让世间多了几许悲,几许悔。要知道,缘分这种东西,不知不觉就很难得。生命之重,抛却暗涌和清忧。

与青梅竹马的擦肩而过已成遗憾;生命之轻,邂逅半生情意之重。结发之妻的相敬如宾,有着赌书泼茶的闲情写意,当时只道是寻常事,而妻子的逝去使之成了过往,化作了心中的伤,纵使结了痂,也时常无意脱落,不管是和青梅竹马还是和妻子的缘分,不问往昔,不问相欠,只有守着,这样亦不会错过流云任远,只是到头来,纳兰如梦方醒的悔悟成了束缚的枷锁,求不得,逃不得。一生情事已成逝水,“清泪尽,纸灰起”,梦回之时,谁为添衣,谁在低语?

夜起,看得奁妆钗钿盒,坐想行思,也还是一声轻叹隐在夜色里。蜡尽残花,对遥天暮,斜倚雾窗,罢了罢了,是梦,应醒矣。时光深沉如夜,纵使摸不得,也想在虚妄难捉摸的月色中投下一颗流星。若一个人的遗憾变为幻想,无药可救,那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将防线,一撤再撤,既然无法改变结局,那么也只能乘化而飞,放下,放下,再放下。让汹涌的声色恣情泛滥,将一生情意开成莹润语花,惊艳世人。在那种时代,再怎么想遗世独立,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怕也是会让情之一字难以独善其身。

可不管纳兰以后娶妻纳妾的生活,只谈论这种写意闲情的生活,就让人艳羡。常常想着卢氏亡去之前,会不会眼含不舍和担忧,让纳兰许下诺言:你且应我,为我珍重。轻浅的话语一定会直击纳兰的心,让他有种细碎的疼。而纳兰怀念亡妻的时候,一定会总是喃喃低语:若是能有来生,任凭世事无定,人生变换,我当惜缘守诺,与你安立一隅,守着闲静,不言别离,淡看花开花落,笑谈赌书泼茶。
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午睡15分钟即可消除疲劳睡太久难清醒
联系我们

青岛市区24小时服务热线

手机:130-6124-9528(微信同号)

QQ咨询:247-083-0138

视频欣赏
󰇯

电话

微信